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叶玄鸿钧老祖是什么小说(鸿钧老祖决意再次封神)
叶玄鸿钧老祖是什么小说(鸿钧老祖决意再次封神)

此时那座恢弘的殿宇也显露出它那被云雾遮挡的真容,的确是大气磅礴,气势恢弘,雕梁画栋,碧瓦飞檐,气象万千。

此时那宫殿是宫门大开,门外站立着两个小童子,一男一女,男的面目清秀,五官端正,女的则是娇小玲珑,体态匀称,宛若一对金童玉女,往门口一站,让人看了无比的舒服惬意。

就在两人刚刚站定之时,就听见一阵仙乐飘飘,一个老道骑着青牛而来,有诗为证:“鸿蒙剖破玄黄景,又在人间治五行;度得轩辕升白画,函关施法道常明。”

只见他仙风道骨,鹤发童颜,手持一根扁担,来到近前,下了青牛,迈步就往里面走。两个童子连忙上前施礼,刚欲说话,就听见又有仙乐响起,只见霭霭香烟,氤氲遍地。怎见得?有歌为证:“混沌从来道德奇,全凭玄理立玄机;太极两仪并四象,天开於子任为之。地丑人寅吾掌教,黄庭两卷度群迷;玉京金阙传徒众,火种金莲是我为。六根清净除烦恼,玄中妙法少人知;二指降龙能伏虎,目运祥光天地移。顶上庆云叁万丈,遍身霞绕彩云飞;闲骑逍遥四不象,默坐沈檀九龙车。飞来异兽为扶手,喜托叁宝玉如意;白鹤青鸾前引道,後随丹凤舞仙衣。

羽扇分开云雾隐,左右仙童玉笛吹;黄巾力士听敕命,香烟滚滚众仙随。阐道法扬真教主,元始天尊离玉池。”一个中年道人乘坐九龙车而来。

只见此人手持三宝玉如意,飘飘而行,忽然见到那老道,打个稽首道:“大师兄,没想到你也到了,那就一起进去吧。”那老道闻听停止脚步,点头不愈。

正当两人迈步向前之时,就听见半空中仙音响亮,异香袭袭;随侍有大小众仙,来的是截教门中师尊。怎见他的好处?有诗为证:“鸿钧主化见天开,地丑人寅上法台;炼就金身无量劫,碧游宫内有多才。”

一位年轻道人手提一口宝剑,骑牛而来,见到两人,笑道:“两位师兄一向可好,既然到了,那三清本为一家,就一起进去吧。”两人闻听此言,齐点头道:‘善。”说完迈步欲走。

此时就听到身后道:“三位道兄请留步,既然来了,那就是有缘,那一起进去吧。”三人闻言,回头看去,只见一道人丈六金身,但见:大仙赤脚枣梨香,足踏祥云更异常;十二莲台演法宝,八德池边现白光。寿同天地言非谬,福比洪波说岂狂;修成舍利名胎息,清闲极乐是西方。身旁还站着一位道人,正是那西方二人。

三人闻听,微微一楞,相互对视一眼,点了点头,一言不发,迈步向前就走,刚迈了一步,就听见一把好听的女声响起:“诸位师兄留步,且等小妹一程。”众人回头一看,但见隐隐,宝盖飘扬,有数对女童,分於左右;当中一位娘娘,跨青鸾而来,乃是女娲娘娘驾至。怎见得?有诗为证:二天瑞彩紫霞浮,香蔼氤氲推凤驹;展翅鸾凰皆驯雅,随行童女自优游。缭绕迎黄盖,璎珞飞扬罩冕旒;止为昌期逢泰运,故教仙圣至中州。”

此时两铜子迎了上来,高声说道:’六圣齐到,老师有旨,不需通报,直接请进入。“众人闻听,齐声唱偌:“遵老师法旨。”说完一起走了进去。

众人进入之后,按照各自座位坐好,刚刚坐定,就见祥云万道,瑞气千条,异香袭袭,见一道者手执竹枝而来。作偈曰:“高卧九重云,蒲团了道真;天地玄黄外,吾当掌教尊。盘古生太极,两仪四象循;一道传三友,二教阐截分。玄门都领袖,一气化鸿钧。”却是那鸿钧道人出现。

众人一起上前施礼,鸿钧道人挥了挥手中竹枝,说道:“今天叫你们前来,是要再议封神,无量量劫将至,封神之人已现,诸位可以自行商议,但不可将其收归门下,不可帮助他成长。”说完,闭目神游去了。

众人疑惑不解,纷纷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脸迷茫,还是通天性急,张口问道:“老师既然说是封神之人出现,却又为何不许我等收归门下。”

鸿钧道人微笑不语,半晌之后,道:“方才贫道默算天机,只算到四句偈语,阴阳颠倒乾坤乱,天地混沌显英豪,万年轮回生人出,神州处处卷狂飑。”说完,手往虚空一抓,一丝怨气出现在他的手中,随后一指弹出,那丝怨气便化做一道毫光不知所踪。

众人一见如此,尽管心下疑惑,但老师既然已经作出决定,无法改变,只好作罢,纷纷告辞离开,那鸿钧道人也不置可否,目送几人离开后,颓然发出一声叹息:“异数已现,天下大乱,一切冥冥中早已注定,天机模糊,混沌一片,也罢,既然有缘,且待我在助他一臂,传他一篇功法,去吧”言毕,手向前一点,一道金光一闪而逝,无影无踪。

却说三清离开紫霄宫,心中越想越不是滋味,于是元始说道:“大师兄,通天师弟,老师所言,两位都听清楚了吧,我等三清本为一体,上次封神因为教义之争,闹了些许误会,大家一笑而过就算了,这次绝对不能让那西方二人得了便宜,不如去八景宫商议如何?”

那通天刚刚想要反驳,却见那老子望了自己一眼,制止了自己想要说的话,抬脚跨上了青牛往八景宫去了,于是便冷哼了一声,也跨乘坐骑跟着老子去了。元始也哭笑不得坐上自己的九龙车也往那两人离去的方向而去。

就在三人离去后不久,在他们刚刚出现的地方,两个人影显现了出来,正是那西方二圣,只听见那准提道人先是冷哼了一声,然后阴险的一笑道:“那元始倒是好算计,可惜我西方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,师兄我们也回去商议商议,这次让三清吃个大大的苦头,走吧。”说完,那准提驾起祥云向着西方去了,那接引也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,也驾着莲花离去了。

那二人去后,女娲也现身出来,玉手紧握成拳头,恨声说道:“准提匹夫,上次封神之事还没有算,这次嘿嘿,你就给本娘娘等着。”说完,也直往天外而去。

义安区顺安镇小伍农家乐饭店  电脑版  手机版  义安区顺安镇凤凰山村